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悬疑电影 > 正文

聚焦现实下的阶级对立——《寄生虫》镜头分析

作者:神马电影日期:2020-11-16 分类:悬疑电影

寄生虫》作为亚洲首部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的亚洲电影可以说是韩国导演奉俊昊的一部抗鼎之作。它没有《绑架门口头狗》生活的荒诞 ,没有《杀人回忆录》案情的悬疑,也没有《母亲》爱的挣扎,但却延续了奉俊昊对现实的一贯的关注 。本片以底层为视角 ,讲述了租住在廉价地下室一家人与富人一家的故事。影片通过镜头巧妙的转换,表达突出了对寄生虫的辛辣描述,对贫富差距的无力感。

影片通过不同拍摄角度多方面展现了人物的生存环境 ,刻画出底层人物生活的悲哀 。影片开头部分,镜头从基宇家来拍摄地面上的事物,暗示此刻所处的地方是比地面更要往下的地下室里。在影片开头与结尾之处,导演都采用了在半地下室窗口平拍的角度 ,在比角度下,他们的窗户就像是穷人的监狱窗,同时运用框架式构图 ,暗示了主要人物的狭窄不堪生活环境,也揭露了下层阶级的现实背景。

影片通过长镜头对一家四口不同状态下生活的叙述,揭露了人性的虚伪和贪婪 。当窗户前再次出现醉汉的时 ,导演使用一组固定长镜头,描绘了父亲和哥哥一反常态地出去教训醉汉过程,意味深长地揭示出这一家人更加丰满的原貌 ,让观众明白,钱是欲望膨胀的源头,钱也是自尊心瞬间膨胀的底气。相反 ,在基宇一家在大雨中仓皇逃回家的场景中的长镜头运用,却表现出他们的渺小 、狼狈。 将他们逃跑的过程完整记录下来,就像是一只只蟑螂一样。配合低沉的音乐,他们的逃走更加无可奈何 。通过两组镜头的对比表现出了人性的贪婪和虚伪 ,金钱不是原罪,但其诱发的傲慢贪婪却是真真切切的人性之恶。

影片透过特写镜头对不同阶级人物心理进行描写,展现了病态社会下两个阶级对立的主题。在基泽接男主人下班过程中问到主人是否爱他太太时,用特写镜头描绘了主人突然一愣 ,脸色瞬时僵硬的画面,由此显示了主人对于基泽问出问题的意外和不适 。因为在朴社长眼中,司机不是同等地位的人 ,这是属于越界,从侧面表达了两个阶级的对立。

其次,在影片沙发性爱情节中对沙发下父亲的表情进行特写 ,将基泽恼怒,羞辱,不甘的表情淋漓的展现出来 ,基泽作为父亲,作为男人的尊严被击溃。沙发上到沙发底下,就像一条无形的鸿沟分割着两个阶级,这也是导演阶级主张成熟的表达 。本片多次对朴氏夫妻捏鼻子动作进行特写 ,在朴社长在取车钥匙时,将他捏着鼻子掀开雯光丈夫身体时的表情进行特写,表现出朴社长的厌恶以及对低层阶级的鄙视。这个举动彻底惹怒了社会底层的金基泽,将刀刺向朴社长是他对富人阶级肆意践踏穷人尊严的回礼。气味可以说是本片的导火索,也是社会阶层划分的重要体现 ,也是导演对影片阶级对立主题的表达 。

影片用犀利的镜头发掘现实生活本身的戏剧性,从而来折射社会现实,揭开了底层人民残酷生活真相。《寄生虫》对于社会现状的思考给人很大的警醒,尤其是对社会底层人物的关注,深刻反映了病态社会中的阶层对立的主题。富人们又何尝不像“寄生虫”一般 ,不断在汲取着这个社会,其人性也走向另一个极端之恶 。影片反映了社会各阶层中永不会相融的现实以及人性中最深的那一丝恶,无论是富人还是穷人 ,在触碰到自身的利益时,都会本能的利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