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悬疑电影 > 正文

阿加莎·克里斯蒂诞辰130周年:“家庭妇女”与她的推理王国

作者:神马电影日期:2020-11-16 分类:悬疑电影

今年是推理小说作家阿加莎·克里斯蒂(1890-1976)诞辰130周年 。“黄金时代 ”(约1911年至1945年间)是推理文学最辉煌的年代,犹如恒河沙数的推理名家名作陆续登场 ,而这个时代的开创者和最高成就者,就是“推理女王”阿加莎·克里斯蒂。她不仅完善了前人的建筑根基,还成功建立了属于自己的推理王国。

2013年,笔者所在的新星出版社与英国哈珀·柯林斯出版集团签署协议 ,将于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在中国出版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全部推理作品。签约仪式之后,笔者对阿加莎的版权继承人、她的外孙马修·普理查德说:“做成这件事 ,即便我明天就彻底离开出版行业,也不会觉得有任何遗憾了 。”

▌阿加莎·克里斯蒂

与众不同的女孩

阿加莎曾回忆,童年的自己最大的特点就是“自得其乐”。她会恶作剧 ,但从来不会搞那些真的会伤害到别人的恶作剧。“我会把餐桌上每个人面前的白糖换成盐,还会用橘子皮撕成大象的形状,放在大家的餐盘里 。……不过 ,我从来不会试图绊倒别人,也不会把别人的衣服弄脏,这些是我不能接受的。 ”可以看出 ,阿加莎是个敏感聪慧的女孩,骨子里渴望与众不同,但非常注重尺度和“技术含量”。这种特质也深刻地影响了她的创作 。

阿加莎成长于典型的维多利亚时代的中产阶级家庭——衣食无忧,每周至少组织一次家庭聚会 ,把每年社交季节的活动看得格外重要。这些对她的世界观 、创作观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在阿加莎看来,生活的安定是天经地义的,是上帝赋予人类的权利 ,任何破坏现状的犯罪行为都是不可原谅的,必须予以制止 。

推理小说是伴随着资产阶级的壮大而兴起的,这个阶级自然成为了此类型文学的主流读者。阿加莎和自己将会面对的读者生活环境高度一致 ,习惯、好恶以及是非观念更是如出一辙——这也说明她成为推理“黄金时代”的代言人绝对不是运气使然。

在当时的英国,女孩子不需要接受正规教育,到了一定年龄 ,中产阶级家庭里的女孩会被送进学校,接受声乐、园艺、宗教 、社交等方面的训练,为将来步入社会打下基础 。进入社会之后 ,她们会在社交季节组织的各种聚会上认识各式各样的男人,最终嫁给其中的一个,相夫教子终其一生。

母亲也为阿加莎安排了相同的人生道路,而她自己也乐于接受。这里要指出的是 ,有一些材料说阿加莎生性叛逆,还说她因为家庭条件和父母的干预没有受过正规教育,这些纯属无稽之谈。

“我承认很多男孩非常出色 ,我也愿意认识他们 。可是,一旦涉及婚姻,我都会毫不犹豫地拒绝他们。我对爱情充满了理想主义幻想 ,因而绝对不会在这个问题上打折扣,一点儿也不会。 ”阿加莎把爱情看得非常神圣,爱情成了她作品里一个永恒的命题 ,无辜的恋人可以得到皆大欢喜的结局;即便成为凶手,除去罪行本身,爱情本身也往往被创作者肯定 。

阿加莎和英国空军里的一名中尉阿尔奇·克里斯蒂走到了一起。不久之后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阿加莎成为了一名志愿者,加入了战时医院,后来她被分配到了药剂室 ,专门协助医生配制各种药物,还负责将配好的药发给患者。

这本来只是非常时期的一次工作分配,却在不经意间改变了阿加莎的一生 。阿加莎一下子体会到药物作用在人体上的巨大威力。“医生不断告诫我 ,时刻注意每一种药剂,因为它们配在一起可以解除病痛,但分开之后每一种都可以置人于死地。”“我不得不熟悉每一种药物的说明书 ,很多人看不懂的符号我也一清二楚,因为我知道,手腕微微一抖 ,原本无害的药物就会致命 。”“有几次,我亲眼看到了药剂师失误的后果,简直太可怕了 ,我想那位出了错的同事这辈子都无法摆脱阴影。 ”后来,阿加莎成为推理小说史上最擅长使用毒药的创作者,完全是拜这段经历所赐。

阿尔奇服役半年后,他们举行了婚礼 。从此 ,我们可以用“阿加莎·克里斯蒂”来称呼她了。

推理女王正式登场

战争使得丈夫不能待在身边,于是,阿加莎·克里蒂斯想到了一个打发时间的方式——创作一部推理小说。此时 ,她已经阅读了很多同类作品,包括爱伦·坡和柯南·道尔的小说。她被推理小说的魅力征服,尝试着自己也写点儿什么 。

首先要塑造一位侦探。阿加莎深受福尔摩斯的影响 ,不过,正因为这样,她反而下定决心 ,一定要塑造一个外形和风格完全不同的侦探。因此,一个长着土豆脑袋、留着八字胡、身材矮小 、说话絮絮叨叨的侦探登场了,名为“赫尔克里·波洛” 。今年也是大侦探赫尔克里·波洛诞辰100周年。

▌英剧《大侦探波洛》剧照

故事的主题是爱情与遗产 ,方式是毒杀。在故事里,退休警官波洛无意间卷入了纷争,用细腻的心证推理破解了疑案 。这就是推理女王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处女作,小说最终被定名为《斯泰尔斯庄园奇案》。

阿加莎的稿子连续多次被出版社退了回来 ,无意间,她发现博德利·黑德出版公司出版了两部推理小说。看上去,这家公司试图在这个领域有所建树 。于是 ,她把书稿寄了过去。

两年后,博德利·黑德出版公司才发来信件,邀请阿加莎到出版社 ,商讨《斯泰尔斯庄园奇案》出版事宜。实际上,出版公司并不看好阿加莎的创作天赋,只是觉得作品“还不错 ” ,希望以一个低廉的价格“锁死”这个新人 。

阿加莎不但将《斯泰尔斯庄园奇案》的出版权签给了博德利·黑德,还把未来五部作品的连载、结集、影视和舞台剧改编权一并交给了对方。合约规定,《斯泰尔斯庄园奇案》超过2000册之后 ,阿加莎才能得到25英镑的报酬;同时,后面五部作品的稿酬只是略高于这个数字。

《斯泰尔斯庄园奇案》大获成功,很快就达到了出版社预期的2000册销量。在随后的五年里,阿加莎·克里斯蒂陆续出版了《暗藏杀机》 、《高尔夫球场命案》、《褐衣男子》、《首相绑架案》和《烟囱别墅之谜》五部作品 ,都取得了不错的销量 。

出版公司主动提出重新签订一份合约,以便签下阿加莎接下来的五部作品。不过,她毫不犹豫地拒绝了。经朋友介绍 ,阿加莎·克里斯蒂认识了一位叫威廉·柯林斯的出版人 。他们一见如故,很快就签订了合作协议,由此展开了一段漫长的合作之旅。这段旅程从1926年开始 ,一直持续到了今天,堪称出版界的传奇。柯林斯出版集团为阿加莎提供了强大的保障,让她在之后的50年里专注于创作本身 。

阿加莎失踪之谜

1926年 ,阿加莎在柯林斯出版集团出版了第一部作品《罗杰疑案》。

这部作品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标志着阿加莎·克里斯蒂进入了创作的成熟期。和之前的作品相比,《罗杰疑案》的情节和布局更精妙 ,甚至直接成为了谜团最重要的部分,读者从来没有读过这种模式的推理小说,最后一页谜底揭晓时,所有人都惊掉了下巴 。

《罗杰疑案》出版前 ,小说的成功让阿加莎无比幸福。她和阿尔奇环游了世界,还买了属于自己的新房子,并将房子命名为“斯泰尔斯”。事后 ,阿加莎承认,这个名字给自己带来了霉运 。

阿加莎在1926年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首先,阿加莎的妈妈因病去世。接下来的打击更加巨大——阿尔奇背叛了她。

之后发生的一幕 ,令人始料未及——阿加莎失踪了整整十一天,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儿,甚至不确定她是不是还在人世 。

阿加莎失踪十一天后 ,警方在一家水疗宾馆里找到了她。她精神恍惚,神色憔悴,完全说不出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也不知道这些天自己干了什么。阿加莎不喜欢谈起这段失踪的日子,在自传里也没有对它们做出任何解释 。婚姻破裂之后,她依然使用着“阿加莎·克里斯蒂 ”这个笔名。

若干年后,阿加莎结识了自己第二任丈夫 、考古学家马克斯·马洛温。马洛温带着阿加莎走遍了世界的每个角落 ,每到一处,首先想到的是为妻子创造一个舒适的写作环境,然后才开始自己的考古工作 。

可以猜想 ,生活的幸福为阿加莎带来了满足,帮助她在创作领域继续建立一桩桩丰功伟绩。

辉煌的一生

1930年,《寓所谜案》出版。在这部作品里 ,阿加莎·克里斯蒂塑造的另一位名侦探马普尔小姐登场 。马普尔小姐是一位住在乡村的老处女,每天只是坐在那里打毛线,和来来往往的人聊着家长里短。不过 ,她拥有与生俱来的敏锐直觉,在洞悉人性方面可以说无人能及。马普尔和波洛一样,是她笔下最知名的人物 ,也是推理文学史上最伟大的侦探 。

1933年,《控方证人》出版。这个短篇后来被比利·怀尔德改编为电影,成为了电影史上的经典。

▌1957年比利·怀德导演影片《控方证人》意大利版海报

1934年,《东方快车谋杀案》出版 ,阿加莎凭借匪夷所思的创造力再一次征服了读者。这部作品数次被改编为电影,还为英格丽·褒曼带来了奥斯卡大奖 。

1936年,《ABC谋杀案》出版。

1937年 ,《尼罗河上的惨案》出版。由这部作品改编的同名电影是改革开放后第一批进入中国的译制片,是许多中国家庭祖孙三代共同的经典记忆 。

1939年,不可逾越的《无人生还》出版 ,阿加莎的声望达到了巅峰。

1941年,《阳光下的罪恶》出版。

1950年,《捕鼠器》原著小说出版 ,后来被改编为舞台剧,成为戏剧史上演出次数最多的剧目 。

此外,像《悬崖山庄奇案》、《云中命案》、《古墓之谜》 、《底牌》、《牙医谋杀案》、《五只小猪》、《帷幕》 、《魔手》、《谋杀启事》、《长夜》 、《怪屋》等 ,都是推理文学史上不可多得的经典。

阿加莎·克里斯蒂一生创作了80余部推理小说、19部剧本以及6部以“玛丽·维斯特麦考特”为笔名的小说。她的作品被翻译为百余种文字,销售量累计超过20亿册,仅次于《圣经》和莎士比亚作品 。

1965年,阿加莎完成了自传。这部作品前前后后总共写了15年 ,完整地记录了她辉煌的一生。

1971年,阿加莎·克里斯蒂被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册封为爵士;玛丽皇太后在80岁寿诞之时,公开向BBC电台索要礼物:“请播一部阿加莎·克里斯蒂的推理小说吧!”

这样的辉煌一直到1976年1月12日 ,阿加莎·克里斯蒂病逝于牛津郡的家中,享年85岁 。

经典模式的开创者

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小说在情节布设、诡计构思 、人物设计上都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各个方面都远远领先于之前出现的同类作品。正因为这样 ,人们才把她的出现,看作推理小说黄金时代的起点。

克里斯蒂的小说一改以往同类作品中恐怖血腥的基调,将安逸、舒适的属性融入其中。在她的作品里 ,无论是波洛或马普尔小姐,还是嫌疑人ABCD,甚至是真凶 ,无不显得彬彬有礼 。他们或许迫于无奈犯下了罪行,但除此之外,没有什么能改变这群人的生活。当凶手无处遁形之后,一切恢复秩序 ,剩下的人依旧会生活在美好之中。这种处理方式迎合了当时社会环境,突出了推理小说的游戏性,受到了读者(尤其是女性读者)的欢迎 。阿加莎确立的这种模式被称为“舒适推理” ,成为了黄金时代推理作品的一大特色。

克里斯蒂文风细腻,字里行间充满了女性特有的敏感和人性关怀,大大提升了推理小说的文学性。在她的作品里 ,每个人物都是鲜活真实的,他们或许有这样或那样的缺点,但没有一个被读者厌恶 。这些人物在同一部作品中构建起了人性群像 ,令阅读者久久难以忘怀。阿加莎一改以往推理小说中纯粹男性向的智力博弈,在保证诡计质量的前提下,加入了女性特有的细腻与关怀 ,为这一类型文学进一步发展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克里斯蒂在《罗杰疑案》中开创了“叙述性诡计 ”模式;在《无人生还》中开创了“孤岛-暴风雪山庄”模式;在《ABC谋杀案》中开创了“连环犯罪”模式;在《东方快车谋杀案》中开创了“无法描述 ”的模式(描述了会泄底)……这些模式无一例外成为了推理小说中的经典模式,在之后的半个多世纪里一直被模仿,但从未被超越 。创作一部精彩的小说容易,难的是在保证故事精彩的前提下 ,创造出一种耳目一新的犯罪模式。一个作家终其一生,创造一种模式足以青史留名;然而,阿加莎却在举手之间 ,创造出了这么多种。

可以说,阿加莎·克里斯蒂对于推理小说的贡献,是由表及里的 ,是由外至内的,是由故事到模式的,是由人物到人性的 ,是由类型文学到大众文学的 。没有她,我们无法想象今天的推理小说会是怎样的。

▌阿加莎·克里斯蒂

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外孙马修和笔者说过几件外祖母的轶事:

外祖母一生填写过无数表格,但在“职业”一栏里 ,她始终写的是“家庭妇女”,而不是“作家 ”。

很多人喜欢阐述自己的观点,而外祖母作为这个世界上最会讲故事的人,却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倾听者。

外祖母从没想过写作可以为自己带来财富和名望 ,但她总是强调,既然开始创作,就要认真考虑作品的篇幅和市场的好恶 ,不能拖稿 。在创作的时候过于随意,在领取稿费的时候却强调自己是职业作家,这样的人是不会有好作品的。

外祖母总是按时交稿 ,出版社也会预告出版时间。不过,任何细节(封面、版式 、质量等)达不到外祖母的要求,她都会毫不客气地要求出版公司推迟上市时间 ,不会有一丝一毫妥协 。

外祖母的自传写了15年,期间所有人都劝她多写一些创作心得,这样读者会感兴趣。可是 ,外祖母却把90%的篇幅用于描述家长里短。她自己说过:“与其吹嘘自己写出了伟大的作品,我宁可说说自己怎么给外孙换尿布 。”

阿加莎·克里斯蒂用特有的淡然与严谨,书写了那个时代的辉煌。或许,她并不喜欢人们称呼她为“推理女王” ,但也只有这样的称谓,才能表达读者对她的无限崇敬。(责编:曾子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