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日剧 > 正文

国产编剧集体下线?烂剧背后的“瓜”终于有人敢爆

作者:神马电影日期:2020-11-14 分类:日剧

前几天李诚儒退出《演员请就位2》。

网友们纷纷感叹:

“唯一说真话的人离开了。”

但Sir更感慨的是李诚儒这句:

“如果我不说,就没人敢说 ,这太可笑了吧 。 ”

一档竞技类综艺,导师点评闪烁其辞、商业互吹,人人以高情商为荣 ,以糊弄为默契。

为什么没人敢说了?

其实,不是没有。

只不过他们的话语权那么小,说了又有人听么?

就像这档节目 ,再犀利 。

也淹没在了滔滔的流量里——

剧本堂

奇不奇怪。

剧本剧本,一剧之本。

但编剧,却成为最被轻视的一个环节 。

为什么这么说?

看了节目你就会发现——

《剧本堂》更像是一场编剧们关起门来的吐槽大会。

资本 、导演、演员 ,谁都想对剧本参上一脚,编剧对此几乎没有商量的余地。

在论咖排位的娱乐圈,有大演员、小明星 ,有大导演 、小导演 。

听谁的,未必看分工,而是看你的咖位。

但尴尬的在于——

你听说过有大咖编剧吗?

看看《剧本堂》里的嘉宾,一眼望过去 ,你都不认识吧。

但你看看他们作品的分量——

余飞,《永不消逝的电波》《外乡人》,国民级刑侦剧《重案六组3、4》 。

王宛平 ,《金婚》;刘毅,《战狼1&2》《06版神雕侠侣》《少年包青天2》.

史健全,《鬼子来了》《无悔追踪》《针眼警官》。

芦苇 ,《霸王别姬》《活着》。

△ 芦苇和张国荣

不用多说,他们就是国内最大咖的一群编剧。

从他们的遭遇中,你就能看到国产影视的根基 ,因何而虚浮 。

01

华语影史瓜库

就Sir目前找到的16集,里头采访的编剧履历涵盖面很大。

导演个性,圈内八卦 ,选角拍摄。

总之能播、不方便播的,当事人们随便一抖落,就是一筐子嚼头 。

比如曾经轰动一时的《白鹿原》剧本门,当事人芦苇就解释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事情很简单。

他剧本写了5年(7稿) ,后来王全安没用,花16天时间另写了一个剧本 。

原因。

拍完之后张雨绮手上的鸽子蛋说明了一切。

抄袭门 。

还有擅长谍战 、刑侦剧的余飞,堪称业内鉴定专员 ,当年琼瑶和于正的官司、《芈月传》的官司,他都参与过。

节目中他直接吐露:

“(于正)基本上原封不动把人家全都拿过来,就是稍微改一下。”

△ 上《梅花烙》 ,下《宫锁连城》

但打官司呢,打得一肚子委屈 。

明明自己是第三方鉴定机构,结果干起了比对剧本的累活。

当时《芈月传》原著作者蒋胜男投诉到协会 ,照流程,协会商量着要义务比对剧本。

临到比对鉴定时,蒋不乐意干了 ,《芈月传》八十多集啊。

费力不讨好,连钱都没有 。

余飞聊起来,眼神里都是愤恨。

“你想我们工作这么忙

抽出这么多时间来义务干这个工作

是吧

然后还被你反咬一口”

除了诉苦,有些爱聊的 ,记性好的编剧还能给你还原熟悉的导演。

就说姜文 。

都说他是“戏霸 ”,但怎么个霸道法,和他合作过的编剧史健全更懂。

《鬼子来了》剧本写完 ,姜文不放人。

里头有个四表姐夫的角色,姜死按着非要他来演 。

△ 就为了他的大胡子

姜文随时派人“监视”他。

更夸张的是一次半夜,他刚要给制片主任打电话 ,那人一推门见他,话也不说,看了一眼就“哐”地关门走了。

就剩摸不着头脑的他 。

第二天一问。

姜文那晚做噩梦 ,梦见他跑了,还剃了胡子,吓得他赶紧找人去看一眼。

哈哈哈 。

素人演员也不瞎用。

确认史健全同意出演之后 ,姜文手把手教他演戏,还请唐山评剧院的老师,一对一教他唐山话。

台词加了又修,修了又加。

编剧老史都懵了 。

姜文就把唐山话台词一遍遍录下来 ,让老史跟着学。

在这几乎魔怔的死磕里,《鬼子来了》成了“姜文 ”作品。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料多当然不稀奇 。

《剧本堂》最近能被翻出来 ,也不在它的八卦。

里头形形色色风格不同。

但确实从影视圈的另一端前线,传来了太多“真话” 。

一字一句,都在撕开被热搜、烂剧妖魔化影视圈外的那层伪饰。

02

人均李诚儒

第一期嘉宾 ,编剧中的轰炸机汪海林。

这几年被汪轰炸过的,从去年暑期档黑马《陈情令》到肖战,所轰之处腥风血雨 。

都说他是靠炮轰流量翻红的 ,但看三年前就知道。

嘴是真毒,用词戳心。

演员只靠脸,跟拍毛片没区别 。

抨击现在的“咖”——

背不下来词 ,就到现场改,不做人物小传,也不提前做功课,甚至不和导演编剧商量 ,到拍摄时才看剧本。

“越是大腕情况越普遍 ”

宋方金就更明着来了。

什么“《花千骨》是现象级的理财产品”,“女演员一出道就有风尘气”。

还有一种,心平气和的批评 ,搁现在,更“深水炸弹 ” 。

有请芦苇老爷子。

比起狠,芦的发言更“准”。

聊曾经的合作伙伴陈凯歌 。

一先怀念。

说他在《黄土地》《霸王别姬》里状态最好(这两部也是陈唯二没参与编剧的戏)。

讲理 ,能听得进意见 。

言下之意就是,不会随便改剧本。

二是抱怨。

15年前《无极》上映,《华商报》做东 ,请芦苇看片 。

电影看完,他直说遭罪,评价更是不客气。

“当时我记得我说的 ,它的主题非常虚妄,也很虚无,情节散乱,凌乱 ,是一个非常失败的电影”

三是叹息。

自《无极》点评事件后,俩人再无来往 。

《演员请就位》导师郭敬明的电影他也有点评:

“《小时代》在美学上面它很低劣的……崇尚物质,物质炫耀 、金钱炫耀、美色炫耀……顺应了浅薄的时代特征。”

对自己履历表上的大片也不客气。

吴宇森的《赤壁》 ,是类型不清楚,主题不准,捧角儿。

“(我觉得)《赤壁》的主题应该是不畏强暴 ,为信念而战,为独立而战,为自由而战-英雄主义 。我觉得片子没抓住这点(吴宇森觉得是和平)。

吴宇森的思路不是正剧的思路 ,是捧角儿的思路。小乔跑去敌营当间谍还能完好无损,不合逻辑 。 ”

对同行更不客气。

“很多制片人、导演都感叹说中国没有好剧本

我们现在资金有了 什么都有

但就是没有好剧本

好剧本出来,他们也看不明白”

犀利激烈的程度 ,不输李诚儒当年的“如坐针毡 、如芒在背、如鲠在喉”。

与其说编剧是在写剧本 。

不如说是各方利益的工具人——

要捧演员,于是换角、加戏。

要迎合市场,不顾角色设定,启用鲜肉流量。

在涂涂抹抹后 ,观众再一番气愤——“给编剧寄刀片 ” 。

谁会去细究,这到底是谁的锅。

03

盘子该碎了

前段时间小火的赵露思新剧《喜欢你》,后期女主人设崩坏 ,直接窜到热搜。

演员本人直接微博吐槽 。

国产影视剧的编剧们都怎么了?

节目总算是让编剧们能出口气:我们没疯。

看节目会发现,脑子清楚的编剧很多。

不想让角色谈恋爱的。

周智勇就承认《疯狂的赛车》没有感情 。

“大家特别像纺织女工

编得特别严密

逻辑特别好

但是没情感”

不用编剧们诉苦,我们也知道“国产编剧集体下线”怪相背后的隐情。

编剧未必不知道好的故事是怎么样的。

但问题是 ,他们被允许写多少?写了又能被执行多少?

现在比起故事本身 。

编剧的考量更多要让位给演员。

汪海林刚入行时,演员会做人物小传,会跟编剧探讨剧本 ,明天拍什么戏头一天晚上会做准备。

可后来,演员们有了名气成了腕儿 。

名气大到宁愿换导演也不换腕,演员演不好也可以拍下一条。

曾经是塑造角色的一生 ,现在可以直接在现场修改命运,越改,越圆不回来。

让位给红线 。

芦苇手上攒了15个剧本,至今捂着。

他当时说到这时 ,说了自己最钟爱的《等待》,改编自哈金同名小说。

等了16年,陈可辛想拍 ,但不给立项 。

原因是,涉及军医婚外恋,需要其他部门来审 ,但审着迟迟不通过……

我们需要的是抱怨,是抨击,是爆料吗?

是一档节目出来 ,听当事人诉苦后,让观众的不满调转枪口吗?

当然不。

现如今,流量驱动下 ,观众对影视圈空前好奇。

随着镜头越来越多,平台越来越密,影视圈的大幕也由此拉开。

演员私底下性格如何,才艺如何 。

演员在工作时如何入戏。

导演在片场如何导戏。

几乎每一种都得到过空前的关注 。

前有《花少》《浪姐》是演艺圈的下班记录;《演员的诞生》打响片场炮火 ,带动《演员请就位》《演员的攻略》。

观众爱看什么,平台、电视台就产出什么。

热度成了最终话语权 。

而《剧本堂》早就站了出来。

把你我拉回了朴素的现实。

表明这个盘子原本该是什么样 。

“我们的文艺创作是由作者出发的,目的是到达观众 ,而不是由观众出发。 ”(汪海林)

编剧,是角色和演员之间的灵媒,是故事的第一创作人。

做编剧 ,也就做好了“涓涓血汗等闲流”的准备 。

Sir记得曾经刷到过NHK的一部纪录片。

日本著名编剧坂元裕二,拿下日剧奥斯卡4座最佳剧本奖。

他剧里的人物或温柔或坚定,台词出圈。

△ 《东京爱情故事》《尽管如此也要活下去》《最完美的离婚》

他这样解释编剧的工作——

先在纸上写了“喜欢”两个字 。

但编剧 ,就是直白地告诉观众“喜欢 ”吗?

那绝不是一个合格的编剧。

接着,他用一圈圈细密的阴影和线条,在纸上勾勒出一个“喜欢”。

更加丰满 、厚重和复杂 。

故事里的那些阴影和形状 ,就是编剧会做的事。

要用漫不经心的对话、琐碎的行为,具体的日常细节,把“喜欢”逐渐填充完型。

这样的劳心和费力 。

其实正是编剧们想要体验的时刻——

那是一个将血肉,注入笔下人物的过程。

但Sir担心的是 ,哪怕我们的编剧有这样的如椽巨笔,也很难享受坂元裕二的这种时刻:

“才能之类的不怎么靠得住

也不是靠闪现出什么灵感

那一刻真正令我动笔的是

人在日常生活中迸发出对美的意识

那是必须真实感知世界才能孕育出的

只盯着电脑 只依靠酒精

是无法得来的 ”

编剧,是距离观众最远端的开发。

观众追逐着眼前的颜值和星光 。

行业以最直接粗暴的方式生产、填喂。

那么请不必奇怪有这样的一天——

根本全都被斩断。

只剩下用来装饰的塑料花 。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北野武术大师 、莫妮卡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