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恐怖电影 > 正文

为这儿童“恐怖片”,女神扮丑成光头

作者:神马电影日期:2020-11-14 分类:恐怖电影

安妮·海瑟薇 ,无数影迷心目当中的女神 。

她是爱丽丝梦游仙境》中活泼开朗又少许腹黑的白皇后。

也是《悲惨世界》中被生活无情折磨、挣扎求存的女工芳汀。

还是《星际穿越》中为全人类甘愿牺牲自己的女科学家艾米莉亚 。

安妮·海瑟薇

从童话到现实到科幻,从女王到女工到科学家,安妮·海瑟薇向来是个多面女神。

可甜可咸 ,可幽默诙谐可风情万种。

哪怕四肢畸形 、顶着光头,颜值也依然不减分毫。

——《女巫》 。

《女巫》

01

主人公是一个小男孩,七岁时父母因车祸去世,被外婆接走一起生活。

外婆竭尽全力帮助他走出悲伤 ,买宠物鼠,跳欢快的舞,时刻用温暖包裹着他。

在其悉心照料下 ,小男孩逐渐走出失去父母的悲伤 。

可好景不长,某天,小男孩在超市遇到了一个神秘的女人。

她戴着长长的绿手套 ,伸手递出一块糖果,袖口里却爬出来一条蛇。

外婆告诉他,那是一名女巫 ,二人随即逃离小镇 。

在旅馆过夜时,小男孩无意中竟又撞见一场女巫集会,并得知了她们的巨大阴谋……

《女巫》

本片改编自1973年出版的同名儿童小说。

对于原著作者罗尔德·达尔 ,也许大家并不熟悉,但提起他的作品,你一定多多少少有所耳闻。

比如《查理和巧克力工厂》、《玛蒂尔达》、《好心眼儿巨人》等等 。

这些儿童文学作品颇为经典,其中很多都被改编搬上了大银幕。

正因如此 ,罗尔德·达尔也被誉为当代世界最重要的奇幻文学作家之一。

他的作品构思奇特 、情节紧凑,故事往往从一开始就打破现实与幻想之间的常规对应,给人一种或幽默或荒诞或机智的美感 。

无论孩子还是成年人 ,都为之深深着迷。

《女巫》

而《女巫》作为罗尔德的代表作,其实已经是二度被改编成电影。

1990版在当年颇受好评,一举成为了cult片经典。

片中女巫老大撕掉人皮变身女巫的一幕实在过于邪典 ,简直不忍直视、叫人作呕 。

1990版《女巫》

本片作为时隔30年的二度改编,创作团队堪称豪华。

导演罗伯特·泽米吉斯,曾凭借《阿甘正传》横扫奥斯卡 ,美国“国师级”大导演。

吉尔莫·德尔·托罗阿方索·卡隆这两大名导也参与了影片的编剧和制片工作 。

安妮·海瑟薇更是在片中再次做出形象上的“牺牲 ”。

嘴角撕裂,手脚畸形,假发下面顶着光头 ,简直是“毁容式”扮丑。

经典IP、一众大咖加上女神形象上的自我牺牲,可以说本片已经赢在了起跑线上 。

这样的电影怎么说也不会崩了吧?

然而,它偏偏就崩了。

怎么回事呢?

别急,且往下看。

《女巫》

02

老实说 ,看完本片,小嗨很是“无语” 。

别误会,还真不是拍得一无是处 ,而是不知道应该怎样评价。

你说它是给孩子看的奇幻童话吧,有些桥段对于孩子来说实在有些惊悚。

比如女巫老大在集会上闻到了主人公的孩子味道,眼睛瞪得比牛眼睛还大 ,眼珠左右转动,连尔康都自愧不如的大鼻孔来回抽动 。

发现主人公的藏身处后满脸狞笑,直接揪耳朵将其一把拖出。

再比如外婆给主人公讲述自己小时候亲眼目睹好朋友被女巫引诱变成一只鸡的经历。

变成鸡的小姑娘不断跺脚、用嘴啄桌子的场景连小嗨看了都有些发毛 ,确定小孩子不会吓哭吗?

《女巫》

最重要的是影片结尾,被女巫变成老鼠的主人公和小伙伴们终究没能再变回人类。

这与原著小说相吻合,但作为一部儿童电影却不及老版 。

老版中 ,女巫团体里有一个并不邪恶 、一直被逼迫着同流合污的善良女巫,最后幸存的她将主人公等人变回了人类。

这两版结局放在一起,作为成年人小嗨自然喜欢新版。

可出于儿童电影的角度考虑,哪一个更适合显而易见 。

老版的结局不仅合家欢 ,更可以为孩子们的梦境增添一抹除面目丑恶的女巫之外的绚丽光彩。

新版对于尚且看不懂什么深刻内涵的孩子来说,可能只会疑问:

为什么努力对抗老妖婆没有好下场?

《女巫》

看到这儿想必大家一定会好奇本片的分级了,的确是PG ,全年龄可在家长的陪同下观看。

不过正如上文所说,编导夹杂了太多邪典元素的私货 。

但若是由于这些私货将其定义为成人邪典,又实在显得有些小儿科。

其实从成人邪典的角度来说 ,本片最大的问题小嗨在文章开头就已经提到了。

那就是女神安妮·海瑟薇即便四肢畸形、顶着光头,颜值也依然不减分毫 。

哪怕褪去伪装,她还是太好看了。

《女巫》

你看老版的女巫老大 ,我都恶心到不想放剧照。

大尖鼻子,皮肤腐烂,脑袋上顶着几根白毛儿 。

大家要是脑补不出来 ,就想着比《西游记》里的大鹏精还丑一万倍就对了。

30年前的电影尚且能够通过化妆做到这样的效果,如今怎么就不能利用特效更上层楼呢?

所以你看,正是这样在定位上的摇摆不定,才造成了本片如今口碑崩塌的尴尬局面。

倘若编导找准定位 ,按奇幻童话拍收敛点儿,按成人邪典拍放开点儿,那么整体效果必然会好很多。

如今小嗨也只能斗胆给它定义成儿童恐怖片了 。

草率了草率了。

《女巫》

其实说了这么多 ,抛开定位不清的问题,小嗨依然愿意称本片是一部有智慧的电影。

它将苦难隐藏在孩子们的单纯善良之下,将重点放置在女巫邪恶魔法的描绘之上 ,将剧情收尾在战胜女巫的胜利当中 。

整个故事的隐喻实际是人生中最为沉重的两大主题——死亡和悲剧。

《女巫》

失去父母变成老鼠的主人公,变成老鼠被父母嫌弃遭到抛弃的胖男孩,从孤儿院逃跑又被欺骗变成老鼠的小女孩 ,痛失女儿还要面对外孙即将早逝的外婆......

看似轻松诙谐的故事中,没有一个人的人生是真正容易的。

就像我们每一个人 。

(本文由High电影原创,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