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恐怖电影 > 正文

从老炮儿到金刚川,兼顾票房和艺术性,深度解读管虎的导演风格

作者:神马电影日期:2020-11-07 分类:恐怖电影

今年的电影院相比往年显得有些冷清 ,但是对于管虎来说却又热闹非凡 。命运坎坷的《八佰》抢了个开门红,随后又有《金刚川》接踵而至。两部大制作的战争片,一改管虎往日小成本黑色喜剧的调性 ,摇身一变成为国内商业片导演的领头羊。

对于管虎来说,导演风格和20年前并无不同,认识管虎还是从2000年的《上车!走吧》开始的,导演着眼于进城打工的民工群体 ,用朴实而敏锐的视角捕捉到了他们闯入大城市后的格格不入,青涩懵懂的黄渤在管虎的镜头下散发出了别样的魅力 。

和注重意识形态的国内第五代导演不同,管虎从这部电影开始 ,就已经在尝试用真实的镜头语言讲述真实的故事。和管虎一同成长起来的王小帅 、娄烨、贾樟柯、宁浩等,被称为国内“第六代导演”。第六代导演的镜头更为平实接地气,不过却有着彼此不同的独特风格和电影内核。

管虎的电影内核始终如一:矛盾冲撞 。

《斗牛》中人和牛之间的矛盾 ,同时还包含了小人物命运和时代变迁的内在联系。

《杀生》则更为明显,到处捣乱的牛结实与全村人之间的矛盾,表现出个人和集体对立后命运必然的悲剧性。

《老炮儿》则讲述了“讲规矩 ”的六爷和新兴势力群体之间的矛盾 ,而最终的“茬架”更像是守旧派退出舞台的欢送仪式 。

对于小成本商业电影来说,矛盾冲撞得越厉害,越不可调和 ,那么激发出的戏剧张力就越明显,故事就越动人。黄渤恰到好处地出现了,黄渤并不是科班出身,所以他身上并没有学院中的那种匠气 ,更多的是天赋满溢的灵气。

小成本商业电影有三种出路:恐怖片 、犯罪片和喜剧片 。

由于环境所限,恐怖片在国内基本没有必须的土壤和根基,未成名时的管虎只能朝犯罪片和喜剧片努力。黄渤的优势恰巧能够在这两种类型片中得到完美诠释 ,黄渤和管虎也成为了最成功的的组合之一。

《斗牛》、《杀生》、《厨子戏子痞子》三部电影一部比一部黑色,一部比一部喜剧 。黄渤在此过程中成长为影帝,管虎也得到了更多、更重要的选择机会。

《老炮儿》这部电影是管虎导演生涯承上启下的作品 ,既承接了《杀生》 、《斗牛》的矛盾冲撞内核,也为他之后作品中所表现出的“桥的意象”奠定了基础。就像吴宇森的白鸽一样,管虎终于找到了能够代表自己影像风格的物体 ,帮助他建立起完整而统一的影像审美风格 。

《老炮儿》最后,六爷和那群年轻人隔着冰湖对峙,湖上的冰其实就是起到了桥的作用。而《八佰》中的垃圾桥 ,《金刚川》中的“金刚桥 ”,不约而同地都用到了桥的意象。

桥有两个作用,一是隔断,二是连接。

《老炮儿》冰湖两侧分别是守旧派和新兴派 ,他们信仰不同、规则不同,一张冰面隔断了规矩 。

《八佰》垃圾桥两端分别是沦陷区和租借,一边是炮火连天的炼狱 ,一边是歌舞升平的天堂,一座桥隔断了生死。

《金刚川》人造桥两端分别是大批生力军和亟待救援正在鏖战的金城,一座桥决定了输赢。

桥的作用只是暂时隔断了双方 ,却并不曾解决矛盾,这也是管虎电影带给观众的情绪感染力 。而桥梁起到连接作用的时候,往往是影片最高潮之处。

《老炮儿》中六爷在冰面冲刺 ,代表着旧秩序的落幕,同时代表着新秩序的建立。

《八佰》中四百军士浴血冲桥,既是局部阻击的结束 ,也预示着更大规模反抗的开始 。

《金刚川》中以人为桥,搭建起行军的坦途,越过金刚桥意味着即将取得最终胜利。

管虎的导演风格愈加成熟,个人特点也愈发明显。

“桥”只是他钟爱的意象之一 ,另外还有白马等动物的象征性运用,都能够和电影本身的故事相互依托,烘托出独特的影片氛围和观影情绪 。

管虎曾经这样评价自己:“我觉得是一个戏子 ,我就走这条路,我得让人都高兴了,我还得不能损失我这表达。”这也是有态度的电影人的终极追求:站着就把钱挣了。

换句话说 ,在考虑电影商业性的前提下,也要保证其艺术性 。

中国电影不缺少完全艺术化的导演,也不缺少完全商业化的导演 ,但是能够兼顾商业和艺术,同时又有着冲突内核的导演,才是电影这种艺术形式发展的最大助力。

令人欣慰的是 ,管虎做到了,中国电影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