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恐怖电影 > 正文

恐怖片《遗传厄运》如何优雅地吓人?

作者:神马电影日期:2020-11-04 分类:恐怖电影

文 | O.K

派蒙(Paimon)别名:拜耶蒙(bayemon),所罗门72魔神排名第九 ,位高权重的灵魂主宰,手握200个灵魂军团,其中部分是天使编制——《所罗门之钥》。

2018年 ,由A24出品的《遗传厄运》(Hereditary),就是一部关于派蒙神极其信徒的恐怖片 。

提到恐怖片,不得不提到在恐怖片惯用的惊吓手法——jump scare(突发性惊吓)。

在上世纪70年代恐怖片《魔女嘉莉》中 ,出现了电影史上最早的jump scare镜头之一。

《魔女嘉莉》(Carrie 1976)

直到今天,大部分的恐怖片都会用到jump scare镜头,即突然的惊悚镜头配上强音效 。

但不得不说,大多数恐怖片中的jump scare用的十分低劣 ,一度让恐怖片的爱好者产生审美疲劳。

除了突然惊吓,观众并没有从中感受到任何的深层次或是值得玩味的深层恐惧。

但在电影《遗传厄运》中,观众几乎看不到jump scare的画面 ,整体的镜头运动都十分缓慢克制 。

这部电影并不因为“慢 ”,而丧失了恐怖的味道。

导演艾斯特却运用精巧的画面暗示与节奏把握,在电影的后半部分给观众留下了强烈的心理冲击 ,以很多不失优雅的缓慢地推轨镜头吓到了观众。

《遗传厄运》讲的是一个关于恶魔附体和转世的故事。魔和鬼附身,是美国恐怖片常见的题材,比如温子仁的《招魂》系列 。

《遗传厄运》选择的是派蒙神——一个骑着单峰驼的魔神。

派蒙神可以让其信徒获得艺术和精巧的制作能力 ,这一点在电影中已经明示:主角母亲是一个微缩模型艺术家;女儿喜欢制作小玩具;外婆和派蒙神教徒会缝制漂亮的地毯……

在电影最后,派蒙神降临的招魂仪式现场有一个由女儿头颅搭配王冠的人偶,这一场景搭建也十分考究。

参照《所罗门之钥》一书中对派蒙神招魂仪式所需要的手杖 、王冠、亚麻布袍子 ,并且人偶的右手指向下方,与传统的基督神手势完全相反,预示其恶魔的身份 。

在本电影当中恶魔唯一可视化的表现就是移动的光圈:

女儿身边一直出现的光圈;母亲在目睹了父亲被大火烧死后极度惊恐的表现在一道光圈闪过后变得平静并开始追杀儿子;儿子在失足坠楼疑似死亡后一道光圈汇聚在儿子身上后儿子苏醒并前去参加招魂仪式等等都表明了光圈就是全片恶魔的可视化表现。

派蒙神的名字在美索不达米亚语系当中是用来形容类似“叮咚”的声音,这与剧中人物在被恶魔纠缠时会时不时发出弹舌音相对应。

所有这些细节伏笔都在全片不断的给观众暗示 ,但在电影的前篇又极力的放缓电影节奏,让观众的心理一直处于紧绷的状态,直到最后才把前面叠加的所有细节一瞬间爆发出来 。

很多看过《遗传厄运》的观众都发现 ,这部电影受库布里克的经典恐怖片《闪灵》影响很多。

《遗传厄运》的节奏与《闪灵》十分类似,前半部分十分缓慢,不断铺垫细节 ,为电影的冲击结尾积蓄能量。

两部电影都通过平缓的镜头和人物怪异的举动来营造一种浓厚的诡异感 。待惊悚气氛烘托足够后,才揭示结局。

在《闪灵》中,导演库布里克专门开发了斯坦尼康稳定器来将电影画面变得平滑且稳定。

比如片中小男孩骑着小自行车探索整个酒店这段镜头:

本来镜头十分的稳定缓慢 ,这样的画面应该给人带来稳定、安全的感觉 。

但这个片段当中,小男孩的自行车不断在有地毯和无地毯的地面上滑行,此时导演特意突出放大了车轮与无地毯地面之间摩擦的噪音 ,形成了断断续续的节奏噪音,时而安静时而嘈杂,并且这样的一个长镜头描述的就是骑车这一行动而已。

如此长的篇幅显得十分可疑,按理说会出现突然的惊吓镜头。

但实际全程没有任何突发情况 ,可爱的小男孩与这样的怪异感形成对比,让观众感受到了一股莫名其妙的诡异。

就像是在一个十分优美的歌曲当中加入了一些细小的杂音 。

这就是库布里克通过对节奏控制所营造的恐怖感。

与之类似的情况在《遗传厄运》当中也是随处可见

比如女儿在上课时看到鸽子撞死在玻璃窗上,下课就把鸽子的头剪下来装进口袋里。这个画面出乎意料 ,并不需要任何强音效的辅佐,也不需要昏暗莫测的环境,甚至不会惊吓到观众 ,导演就像是语气平缓的描述了一件极其恶心的事情,让观众在大白天就感受到了电影诡异感 。

最后,关于恐怖片还有一个共性 ,为什么恐怖片常常以家庭为单位?

我们常说最恐怖的东西是那些未知的事物,而家庭作为我们最熟悉的场所,也是绝大多数人心里默认的最后避风港。

如果最熟悉可靠的家人 、家庭变得恐怖起来 ,让人想要逃离,也就意味着我们安全感的最后一道防线的破裂。

人就被置身毫无依靠的危险当中,这样的对比对恐怖感的营造十分有帮助 。

同时,家人之间朝夕相处 ,矛盾常常出现,但在亲情的掩盖下这些矛盾最后都会被掩盖。

恐怖片选择在以家庭为单位,传递这种不可知、不可信的感觉 ,会进一步把这些矛盾引爆。

比如这部《遗传厄运》,片中有大篇幅是关于家庭矛盾的剧情 。

即使去掉恐怖、魔鬼这些元素,《遗传厄运》也可以成立为一个家庭剧。

据说导演在拍摄《遗传厄运》时 ,还特地多拍摄了长达一个多小时的家庭剧情,再从中挑选合适的部分最终成片。

所以,高级的恐怖并不来源于一惊一乍的jump scare或未知 ,也许它就在我们最熟悉的家人中间 。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