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悬疑电影 > 正文

电影深解读:《1917》的魅力不止于一镜到底

作者:神马电影日期:2020-10-15 分类:悬疑电影

美国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Robert Frost)的叙事诗《未选择的路》(The Road Not Taken)之于国内李白的《静夜思》一样,在美国可谓家喻户晓 ,两个主因:一是它很短,二是它反应了人的存在焦虑,关于那些选择的焦虑 ,一个简单又困难的二选一难题,可以简化为连续的是或否 。

而一部如《未选择的路》的电影出现了,它有着诗与游戏的的结合 ,它的名字反映了它的特殊性:《1917》。

作为一部为电影院体验而生的电影,《1917》绝对是那种;一年只能去电影院看一次电影的人应该选择的电影。它是21世纪电影技术结晶的集大成者,因此需要21世纪的影院设备来看这部电影,然后做一场物超所值的大梦 。

罗杰·狄金斯(Roger Deakins)英国殿堂级摄影师 ,曾获美国电影摄影师协会终身成就奖,李·史密斯(Lee Smith)担任电影剪辑,他凭借《蝙蝠侠:黑暗骑士》《盗梦空间》多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剪辑奖、获得12次奥斯卡提名的美国著名音乐家;汤玛斯·纽曼(Thomas Newman)为其打造配乐。

加上英国著名导演山姆 ,以及海量工作人员与演员的努力,才造就了这么一场磅礴浩大的电影,更可敬的是 ,电影没有史诗级的场面与特效,甚至是简单到极致,而这正是最难达成的。

《 1917》的故事背景有多简单?

两个士兵受命穿过重重战场 ,去前线传达撤退的讯息,过程中一个死了,另一个持续前行 ,然后他最终抵达了前线,跨过绵延不绝的队伍,最终成功达成任务 。

然而整个观影体验却是极好的,片长逼近两小时 ,然而观影完却仿佛只过了几分钟,就像是黄粱一梦那样,你在梦中经历了富贵生死 ,结果醒来发现黄粱根本都还没煮熟。

作为陪伴两位小兵一路前行的观众,我们的情绪宛如坐云霄飞车一般,云霄飞车不只是达到顶峰 ,然后下降的那一条路,而是过程中的每一次转折,停摆 ,慢速上升,下降,通通都在放大着我们的感官 ,都在酝酿着风雨欲来的气势,当我们得以去感受不断绵延的剧情。

剧情之所以得以绵延,是因为作为战场的背景,让角色合理的关注随时可能发生的危险 ,连沉默都让人提心吊胆,所有的刺激都与不刺激的酝酿来配合,而《1917》这方面主要以三点来达成:

一 、严格的管控观众接收到的画面

二、角色的情绪来呈现主观时间

三、具有前后呼应的缜密结构 ,让观众看得懂。

以一而言;我们可以特别注意的是;镜头什么时候对着两位主角的脸,什么时候又对着他们的后脑勺,有时候我们看的见他们的表情 ,有时候我们看不到,我们看不到他们表情的时候,他们正在说什么?

而当我们看不见背景 ,只能由他们的脸部表情来翻译背景时,他们又如何演出?

这时背景又会与前景交换,我们会直接看到远方 ,我们会开始臆想,于是,之前由话语所埋下的伏笔由远景给出,而当角色远离我们时 ,本来在背景的,又变成前景,我们可能突然会看到离我们很近的尸体 。

为了让观众快速进入状态 ,《1917》可以说控制的非常精准,在连续动态下,它设置了很多用来让我不自觉看向的参照点 ,比如树比如石头,或者是明显的老鼠和挂着的袋子,来引导观众的视线串联电影的主题。

如同一张白纸;我不们不知道要看什么 ,然而点上一黑点我们不只能注意黑色,也能注意到白色,参照点是制造相对的好工具 ,画面输出的良好控制,使得全片的节奏行云流水,在一个动态与另一个动态之间,如同外科手术般的精密缝合起来 ,使其看来天衣无缝。

至于二;举电影中较为明显的一场戏来谈,我们可以注意到一件事情,就是片中的时间是模糊的 ,我们虽然有黑白天可以参照,然而并不能确切得知是几点几分,这就让本片的主观时间有办法默默的插入进去 。

在一场士兵悼念另一位士兵的戏中 ,他先是慢慢的拆下了另一位小兵的戒指以及狗牌,这里首先开始制造了悬疑,拆下狗牌是为了归还 ,然而戒指为何要拆?于是更多的可能性被开启了,他会逃跑吗?还是会如死去同袍的一般坚持完成任务?

当他做完这一切之后,两个士兵突然从背景冒了出来(他们在旁边看多久了?)紧接着 ,一位军官的一部分从更靠近主角的身旁出现了,然后当镜头开始向右,我们会发现他们不是刚来这里,而是来了好一阵子 ,因为士兵不是刚下车,而是已经下车在墙边休息。

这种“无中生有 ”的方式来强调主观时间流动在片中显现出来,而这样手法在片中不只使用一次。

其三可以说是非常重要的;具有前后呼应的缜密结构 ,延续上一场戏的讨论,我们会发现《1917》其实很像电子游戏,比方说开场就非常神奇 ,那个镜头似乎排除了其他人而只有两位主角,但当镜头持续拉远,我们看到 ,越来越多的人好像一开始就在那 。

飞行员被救出来后,两个士兵纠结要杀还是要救的时间并不长,然而可能不到一分钟之后 ,救人的士兵就被敌军飞行员捅了一刀。

外在的战争与内在的战争以极高的转速一体的运转着,一下子是温馨(发现樱桃树) 、一下子是战争的残酷(发现可能有敌人的残破村庄)、一下是奇迹(在村庄里发现活的母牛还有牛乳,接连的发现友军飞机战胜敌机)、一下是灾难(远远的敌机居然撞向前景,放牛奶的地方变成火葬场 ,一切都因选择截然不同,同时是不可逆转的。

但是本片作为一部两小时说完的电影,所以它需要结构来固定控制二选一 ,这意味着需要让后面发生的事情在影片前半段就有迹可循,让出现过的场景再次出现 。

当主角顺水漂流,白樱花开始出现 ,然而白樱花的尽头,却是一具又一具泡烂的尸体,而两次遭遇敌兵的暗算 ,更是要让其结构更加完整,一次在明,一次在暗 ,一次犹豫不决,一次决意杀人。

以行动而言,睁眼,由树下出发到军营 ,在长路漫漫后,再到军营,并见到了死去同袍的哥哥 ,最后回到树下,并且为了要回到妻女身边,再次闭眼。

我们看到的是本片以工整的结构来使得大量的情节饱满而不致于杂乱 。

碍于篇幅与当前只看过一次IMAX版的经验 ,因此当前能写的细节十分有限,然而正是细节造成了这部电影的非凡,这细节乃是不可化约之细节 ,是你越用显微镜来看,就越会看到更多精工的细节,就像故宫的云龙纹套球般 ,是经得起检验的精品。

这样对细节坚持的工匠精神,让这部《1917》一出世就必然是《拯救大兵瑞恩》那种教科书等级的电影,与瑞恩国家拯救人民不同,《1917》关注的则是小人物的生死与挣扎 ,让我们看清,在战争中,每个人都一样的渺小这句话。

我们从最后士兵冲入自己第一线的勇气 ,为完成使命的顽强中,看见的是超越战争的伟大信念。

谁说主旋律电影不能是伟大的电影呢?

小岛秀夫证明了送货模拟器也可以是伟大游戏,而导演山姆则证明了 ,送信模拟器也可以是伟大电影,毕竟事物的伟大与否,并非它是什么 ,而是它超越了自身的价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