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恐怖电影 > 正文

翻拍自世界50大恐怖电影之一,这片子简直细思极恐

作者:神马电影日期:2020-10-15 分类:恐怖电影

在小嗨观看过的恐怖片中有这样一部噱头十足的存在:

它在当年上映时一举击溃了同期的日本经典恐怖片《咒怨》,荣登韩国票房冠军。

它不仅被称为世界50大恐怖电影之一 ,还被评为韩国27年来(1980—2007)第一恐怖片 。

最重要的是,它引发了好莱坞片商之间大规模的“版权争夺战”。

各大制片公司为了得到它的改编版权“打 ”得不可开交。

没错,它就是韩国经典恐怖电影《蔷花,红莲》。

《蔷花 ,红莲》

那么今天我们就来看看:

这个充满东方神秘色彩的故事到了西方人民手里,会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 。

——《不请自来》。

《不请自来》

01

主人公安娜因母亲丧生火海而精神失常,被送入精神康复医院接受治疗。

尽管病情渐渐好转 ,可她却始终记不起母亲死去那天发生的一切 。

某天,安娜终于获准出院。

她很开心回到阔别已久的家中,也很高兴见到父亲和亲如双生的姐姐艾莉克斯。

唯一令她不安的 ,是母亲曾经的看护 、自己现在的继母蕾切尔 。

果然,种种怪事很快便接踵而至。

安娜时常能够看到母亲的鬼魂,声称自己目睹火灾真相的好友也溺水身亡。

种种迹象表明 ,那场大火,绝非意外 。

《不请自来》

众所周知,自从千禧年开始 ,好莱坞就对翻拍这件事情有独钟并乐此不疲。

不管是经典的欧美恐怖片还是优秀的亚洲恐怖片,只要有观众基础,一概不放过。

这还要归根究底,从20世纪末那场恐怖片的更新换代开始说起 。

《不请自来》

当时由于观众对于血腥暴力的视觉冲击产生了强烈的审美疲劳 ,曾经一度垄断市场的传统欧美恐怖片逐渐走向下坡路。

以氛围营造为主调的亚洲恐怖片顺势崛起,凭借东方独有的神秘色彩迅速占据市场主导地位。

在这样“内忧外患”的状况下,好莱坞只好剑走偏锋、另辟蹊径 ,试图通过翻拍的方式挽回些市场。

没想到随着《咒怨》、《午夜凶铃等作品的翻拍成功,其中的利益逐渐显露 。

于是一股翻拍热潮就此掀起,时间一长更是形成了一条独特的产业链延续至今。

《不请自来》

而《蔷花 ,红莲》作为当时十分具有影响力的韩国恐怖片,好莱坞自然不会放过。

正如文章开头所说,各大制片公司为了得到它的改编版权“打”得不可开交 。

这场罕见的大规模“版权争夺战”最终以梦工厂不惜出价100万美元击败环球、派拉蒙 、哥伦比亚和米高梅而告终。

也就促成了这部《不请自来》的诞生。

《不请自来》

02

客观来看 ,本片无论画面还是镜头处理都十分成熟 。

这与好莱坞先进的制片技术和纯熟的恐怖片产业链条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而且相比之下,编导在原版的基础上将故事情节和人物关系做了大幅度的改动。

虽然少了那种独特的东方神秘色彩,但却使得影片整体上明快了许多 。

《不请自来》

不过在叙事节奏、氛围营造和细节处理上 ,本片远不如原版精致。

尤其是编导忽略了一个最为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原版的震撼之处,在于故事的缘由。

一个失去母亲的女孩备受继母的折磨、一心想要保护软弱的妹妹 。

每当向父亲控诉时,却总会受到无视和斥责。

究竟是什么导致了这一系列悲剧的发生?

导演以噩梦 、意象、回忆交错融合的方式制造恐怖 ,以抽丝剥茧的叙事形式一步步引导观众走近那个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的真相。

真相揭晓的那一刻,无助、绝望 、心疼,种种情绪瞬间汹涌而至 ,相当震撼。

《蔷花,红莲》

而本片则将重心直接放在了所谓的真相上 。

接下来是剧透时刻,没看过、感兴趣的小伙伴请自行撤离!

《不请自来》

影片全程将害死母亲的嫌疑落在了继母蕾切尔身上 ,真相自然没有这么简单。

原来火灾当晚,安娜撞见了父亲和蕾切尔偷情的场面。

愤恨难平的她想要一把火将其烧死,没想到却意外烧死了母亲和姐姐 。

两人的死给她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创伤 ,于是她便幻想着姐姐依然活在世上、害死母亲的凶手是蕾切尔。

可实际上,就连当晚目睹一切的好友,也是被她亲手推下的悬崖。

《不请自来》

这样的反转放到当下 ,已经远远谈不上惊艳二字 。

哪怕放到当年,对于看过原版的观众来说也丝毫不会再感到意外。

所以编导将重心完全放在真相上的这步棋,走得实在不够高明。

甚至有些愚蠢 。

《不请自来》

03

诚然,本片在叙事方式和细节处理上存在着致命的问题。

但不得不承认 ,它依然是翻拍恐怖片中少有的合格作品。

如果说原版注重氛围营造和悬疑设置的话,那么本片就更加偏向于心理惊悚了 。

整个故事都可以用弗洛伊德的心理防御机制理论解释清楚。

即个体无意识或半意识地采取非理性的 、歪曲显示的应对焦虑、心理冲突或挫折的方法。

弗洛伊德主要提出了八种自我防御机制:

否认、移置 、投射、合理化、反向作用、倒退 、压抑和升华。

其中一半都在影片中有所体现 。

《不请自来》

你看,火灾发生之前 ,安娜其实已经处于极度失落的状态。

母亲病重、男友漠不关心、父亲与蕾切尔偷情,身边的一切都使她心烦意乱又无处排解。

直到那场大火意外烧死了姐姐和母亲 。

这些前戏,都为她后来开启自我防御机制做足了合理的铺垫。

《不请自来》

进入康复中心以后 ,安娜认识了当保姆期间杀死三个孩子的肯普。

心中充满嫉恨的她,自然而然地将肯普的形象移置到了蕾切尔身上 。

当医生问及“为什么手里提着水壶 ”的时候,她表示“真的想不起来”。

因为她始终对于误杀母亲和姐姐自责不已 ,潜意识里希望一切都不是自己的错,所以便压抑了这部分真实的记忆。

《不请自来》

由于无法接受姐姐艾莉克斯已经死去的事实,回到家的安娜又幻想出了姐姐的形象 ,否认的防御机制应运而生 。

与此同时,她不断寻找着蕾切尔的坏处,对自己犯下的错误越悔恨,对蕾切尔的嫉恨就越强烈。

表面上和颜悦色 ,心底里却将这份恨通过幻想的姐姐投射出来。

哪怕姐姐“杀死”蕾切尔,她还在向父亲求情,直到父亲说出“姐姐早就已经死了 ”的真相 。

移置 、压抑、否认、投射 ,自我防御机制在安娜身上表现到了极致。

《不请自来》

不过以上这些,只是影片大部分时间所展现出来的内容。

结尾部分,似乎又颠覆了整个故事的含义。

安娜被警车带走 ,回到康复中心,面对此前负责治疗她的医生 。

“安娜,你在做什么?”

“我已经做完了我该做的事。”

说完 ,她从一张照片上撕下了蕾切尔的脸,这就是她已经做完的该做的事。

《不请自来》

安娜真的精神失常了吗?

也许从一开始,一切就都在她的操控之内吧 。

细思极恐。

(本文由High电影原创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