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恐怖电影 > 正文

年度“最烧脑”的不是「信条」,而是这部

作者:神马电影日期:2020-10-10 分类:恐怖电影

查理·考夫曼,好莱坞“鬼才编剧 ”。

即使没听过这个名字 ,你也一定知道他的成名作:

由金·凯瑞 、凯特·温丝莱特主演的经典高分电影——《暖暖内含光》 。

这部作品,曾经获得了05年的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

其中的主要编剧,正是这位查理·考夫曼。

当然 ,考夫曼也曾经自编自导了两部电影,分别是08年的《纽约提喻法》与15年的《失常》 。

2015年奥斯卡提名最佳动画《失常》

时隔五年,考夫曼终于献上了新的自编自导之作 ,这也有可能是他电影生涯里的最后一部导演作品。

这部新作,不仅是令人后背发凉,寒毛直立的心理惊悚片。

甚至发挥了悬疑烧脑片的职能,让被《信条》绕晕还没多久的观众们 ,再次陷入更深层的混乱与迷茫 。

在考夫曼“魔鬼之手”的操控下,这场两个多小时的旅途,足以令所有观众都感到如梦似幻 ,似是而非……

《我想结束这一切》

I’m thinking of ending things

《我想结束这一切》的主故事线,其实非常简单。

一个雪天的夜里,女主露西坐上了男友杰克的车 ,前往农庄见他的父母;

晚饭后,两人又驱车离开,踏上回程。

听上去 ,好像是一个稀疏平常的情侣故事。

但只要观看几分钟,观众便能体会到其中处处渗透的诡异与不适 。

一坐上男友杰克的车,女主角就开始了她的“冥想”。

明明是与男友一同去见家长 ,她却思绪万千,用漫长、复杂而晦涩的内心独白,描述了两人没有未来的未来。

一心想着:我想结束这一切 。

途中,两人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 ,话题深刻而跳跃。

他们时而默契十足,好像能听见对方的想法;时而又会突然失去谈话的节奏,仿佛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

这种奇妙的、令人不适的错位感 ,一直持续到车子抵达目的地——杰克的家 。

在此之前,观众还只觉得这是一对关系微妙的情侣;而到家之后,情况彻底发生了变化。

杰克家里的氛围更加诡异 ,甚至称得上离奇。

先是一些奇怪的动物 。

冻死在雪地里的羊羔们,被蛆虫腐蚀了半身的猪,以及一只甩毛甩到根本停不下来的狗。

再是一顿豪华到不真实的晚餐。

因为之前在车上 ,杰克明明提到过母亲的身体不好,准备不了太丰盛的饭菜 。

甚至是墙上的画。

杰克说画中是童年的他,而女主角看到的分明是童年的自己。

不过 ,最令人不适的还是杰克的父母。

一出场,直白露骨的父亲对儿子漠不关心,直勾勾地盯着女主角 。

杰克的母亲则显得情绪异常浮夸,时而吞吞吐吐 ,时而热情激昂。

四个人交流时的气氛尴尬与违和,好像每个人的脑回路都跟对方不一样,思维永远对不到一块儿去。

更怪异的是 ,女主的身份也开始发生变化 。

她一会是露西,一会变露伊莎,一会又叫露西亚;时而学习量子力学 ,时而成为画家,时而研究老年学……

这像不像一场思绪变幻的梦?

——不自然的,奇怪的 ,又流畅而平静地进行着。

随着女主角也变成了不可靠的“百变怪 ”,观众也逐渐迷茫在这场异梦中。

这时,考夫曼下了一剂更加超现实的猛料 。

父母二人的身体时间 ,居然也开始了诡异 、无逻辑地变化。

一眨眼,刚刚还和女主在餐桌上聊天的二人,突然便垂垂老矣。

再一眨眼,他们竟又活蹦乱跳 ,重返十八 。

女主角呆滞地走出屋外,踏上回程。

这一晚,她就像是一阵时间的冷风 ,穿过了杰克父母的过去与未来。

断裂的指甲盖,门上异样的抓痕,不停甩水的小狗 ,餐桌上的小猪玩具;

身份变幻莫测的女主角,忽然态度暴躁的杰克,年龄时大时小的杰克父母;

如此多画面令人心惊胆战 ,担忧不安,浮想联翩,却没有一个遵循了恐怖片的常规套路 ,真正将“恐怖”落到实处,而是任由恐惧蔓延扩散 。

反之,全片充斥着飘渺而不可靠的言语,被频繁打断的不安与淤塞 ,大量深刻而跳跃的思考,黑暗又摇摆的内心幻想……

一切的一切,都像一场虚实相交的漫长大梦。

每个人或多或少都经历过这样的怪梦 ,身处梦境时,无论多么诡异、无逻辑的情节都会显得自然又顺畅;

醒来后再回想,便能够察觉其中细节之荒谬 ,从而感到怪异与可笑。

《我想结束这一切》就仿佛引领着我们回到了梦中。

说到这里,故事里其实还有一位十分重要的人物:

一位孤独的老校工 。

老人的生活碎片,时不时穿插闪回在主线故事之中 ,像是迷惑观众,又提点着逻辑的突破口。

这些看似日常的生活片段,既是故事背后的隐线 ,也是考夫曼在无数视听骗局中所设置的谜底。

前往农庄的途中,情侣二人深入讨论了许多不同领域的话题 。

杰克提到他喜欢看歌剧、音乐剧,尤其热爱《俄克拉荷马》。

说完没多久,便出现了老校工一边清扫 ,一边偷看学校音乐剧表演的画面。

另外,女主角曾注意到车窗外废弃旧楼前的新秋千 。

实际上,这个秋千早早便出现在了影片的前几个镜头里。

这就是开头 ,老校工楼下的那座秋千。

踏入家门后,两人开始播放音乐 。

曲子却跨越空间与时间,变成了演员们在学校走廊跳舞时的背景乐。

老校工则在一旁推着垃圾车 ,默默地走过。

老校工曾经独自在学校员工室里吃着汉堡,观看一部由《回到未来》导演罗伯特·泽米吉斯执导的爱情电影 。

杰克的书房里有一本厚厚的宝琳·凯尔影评集;

在向年迈的父亲介绍女友时,他口中的二人初遇与校工所看电影中的情节如出一辙。

而杰克不愿让女主角去的那个地下室的洗衣机里 ,不断地搅动着属于老校工的清洁工制服。

回程途中,女主角的身份再次发生了变化。

原本有关狂犬病的论文,突然变成了分析电影《醉酒的女人》 。

而女主角对于这部电影的描述 ,似乎打破了第三道门,隐隐点明整个故事背后的设计脉络。

男主角对于这部电影的态度,则是:

我们的社会缺乏某种慈善,没有人愿意接受他人之挣扎。

即使这个互相疏离的社会 ,就是这份挣扎的诱因 。

一切都令人绝望。

……

这样的说法,是否很像在描述被社会所疏离的老校工呢?

一点一滴的细节,都在隐晦地预示观众:

杰克与老校工 ,其实就是同一个人。

博学多才的杰克是年轻时的校工,校工则是年迈后孤独而悲惨的老杰克 。

于是,本该连夜赶回城市的杰克 ,却带着女主角走进了自己的中学……

没错,这也是老校工所在的学校。

在这里,他与女主角相遇 ,答案终于揭晓:

原来,她可能只是杰克当年曾在酒吧遇见 、却没敢上前搭讪的那个女孩。

这个长长的、怪异的故事,也只是这位老人临终前的孤独回忆 。

梦的最后 ,老校工站上了领奖台,唱起了《俄克拉荷马》;

坐在台下的人,都曾经从他的生命中经过。

而现实中的这一晚,热爱着文学、电影、美术 、音乐、甜点的老人 ,独自躺倒在被大雪淹没的车里,沉浸于荒诞、错乱 、折叠的梦想回忆录中。

就像”卖火柴的小女孩“那般,他在绝望的希望里结束了这一切 。

《我想结束这一切》改编自伊恩·里德的同名小说。

原作口碑甚佳 ,登上过当年的各色榜单,还提名了雪莉·杰克逊奖。

“鬼才编剧 ”查理·考夫曼则以此为故事基础,在摄影机镜头里尽情挥洒着自己的独特才华。

他以种种超现实到有些惊悚的方式 ,聚焦于一位年轻时满腹经纶、年老却孤苦伶仃的男人的精神世界,展现人内心的孤独,以及人与人之间的疏离 。

老校工被年轻的学生嘲弄模仿

考夫曼实在太懂得如何用镜头、表演与对话操控观众了。

在暖光四起的杰克家 ,摄影师把每一帧构图都完成得美如油画,却在人物与环境中悄悄渗入一股怪异而腐朽的气味。

表现出诡谲 、虚幻、灵异的同时,又呈现出非同一般的、精雕细琢级的高品质感 。

电影拍摄还大量使用了移轴 ,塑造观众的第三方窥视感。

这样的镜头像一根根无形的绳索,在这部没有任何恐惧场面的恐怖片中,担起营造氛围的重责,将观众不安而紧促的心牢牢拴在天上 ,令其无处可落。

观众的思绪也因此被铺天盖地的心理暗示牢牢攥紧,无法逃离 。

通过绝佳的氛围塑造以及演员们的绝妙表现,考夫曼迫使观众在这场两个多小时的漫长旅途中无所适从 ,从而质疑一切发展的存在感与真实性。

无数人在考夫曼塑造的视听骗局中摇摆不定,跟着连名字都无法确定的女主角一起,时而虚幻 ,时而真实。

直到故事结束,依然一头雾水,对其中的虚与实似懂非懂 ,只觉得空落而寂寥 。

电影的前半段,满屏的违和感与似有若无的暗示,让人们以为接下来的剧情会变成《逃出绝命镇》 ,直到真相大白……

你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考夫曼的颅内电波在这两个多小时里不断噼啪作响,把一切幻想烧成灰烬,最终烧出满地的“寂寞”。

这根本不是逃离什么绝命镇。

而是逃离生命 ,逃离时间,逃离永恒的孤独 。

片中女主角所著的孤独之诗《骨狗》

黑夜风雪中,只有冰淇淋店还亮着光;

青天白日里 ,只有老皮卡被大雪掩埋。

孤独的人,这一次不用再在时间里前行。你可以留在这里。

吃一杯冰淇淋,最后做一场有关希望的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