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恐怖电影 > 正文

中传教授力荐《急先锋》:提升中国电影的国际竞争力

作者:神马电影日期:2020-10-10 分类:恐怖电影

唐季礼导演和成龙多年来合作的一系列作品,始终是标准的喜剧动作片,不仅一直受到中外观众的喜爱 ,在中国内地也曾开拓出了“贺岁档”的市场空间。然而近年来,与中国电影市场不断扩容的大势相比,喜剧动作片这一曾经代表了中国香港电影商业美学最高成就的热门类型 ,却显得有些沉寂。类型规范与创作经验在高度成熟后趋于固化,动作明星缺乏后继者面临断档,电脑特效大片的竞争冲击等 ,探究原因可以找到很多 。唐季礼导演却坚持在这一类型领域内继续深耕。此次的《急先锋》,更是从初始构思开始,就预想要搭建出一个如“007系列 ”一样可以不断延续拓展的“急先锋宇宙” ,并且在故事背景、情节冲突 、人物身份属性、人物关系搭配等方面做了精心布局。

对于观众而言,动作片的核心吸引力,在于动作场面紧张刺激与花样翻新 。中国香港的动作片曾经受市场规模与制作成本的局限 ,独辟蹊径,吸纳中国武术和戏曲武行的丰富经验,将人的肢体打斗作为动作片的核心元素,在不断升级之中逐渐推向极致 ,却也逐渐趋于缺乏新鲜度的单调感与套路化。而唐季礼导演在早年入行拍片之初,本就极为重视动作种类的多样化和场景空间的多元化,近年来更是能够凭借前瞻眼光和准确判断 ,合理预估自己作品在中外电影市场上的接受度和票房体量,并在这一基础上倒推回来决定如何调高投资成本的上限,用更多投入来打造更新鲜更复杂的动作场景。

在唐季礼导演上一部作品《功夫瑜伽》中 ,就曾经出现过一场迪拜街头的追车戏,不仅其“豪华”程度在中国电影中前所未有,而且在制作技术和视听效果上都达到了当下世界电影中同类场景的一流水准 。可能遗憾之处就是时间较短 ,只有四分半钟左右,但时长的把控也正是导演“量体裁衣 ”的苦心所在,毕竟追车戏是动作片中最能燃烧经费的那类场景 ,影片的其他动作场面仍然以人的肢体打斗为主。

与之相比,《急先锋》可以说是中国动作片真正的升级之作,影片中尽可能缩减了肢体打斗的场景,大幅增加了热兵器对抗场景和追逐场景。在热兵器对抗场景中 ,潜入敌营侦察的电子小蜜蜂、单兵作战使用的飞行滑板等各种新式武器与设备层出不穷,情节高潮时甚至还出现了美军航空母舰遇袭的“奢侈”场面 。不过片中出现的新奇道具,都有现实世界中的原型作为依托 ,影片依然遵循着符合生活真实的类型规范。《急先锋》的拍摄,辗转了亚欧非三大洲的五国六地,无论是伦敦唐人街春节大巡游时的追杀 、非洲维多利亚瀑布悬崖边上的快艇追逐 ,还是千年古堡中的枪战、迪拜街头黄金车的横冲直撞,每一场动作戏单独看都灌注着新意构思,组合起来则体现了唐季礼导演“wall-to-wall”的动作片理念 ,花样繁复,体量充盈,绝无冷场。

与之相应 ,《急先锋》在视听语言上也在中国香港动作片的传统基础上,做了更加符合当下观赏习惯的改造提升 。唐季礼导演以往的惯有风格,是在呈现动作真实而危险特性的记录性镜头与迅捷多变的画面剪辑之间寻求平衡。而在《急先锋》中,导演则基本放弃了对单镜头记录完整动作的诉求 ,也很少使用慢镜头来对动作本身做“表现式放大 ”,动作更强调与外在空间场景的融合关系、与情节人物的融合关系。动作场面从强调真实感与刺激性结合而成的冲击力,提升为刺激性与信息量叠加出的复合魅力。当然 ,动作片影迷还是可以从中发现很多向以往喜剧动作片借桥致敬的彩蛋 。

动作片一直是电影市场上长盛不衰的商业类型,近年来,世界影坛动作片的主流发展趋势 ,大体可以分为两条脉络。在幻想类题材电影中,动作场面基本上超越了人体的体能极限和物理逻辑,以展现超乎寻常的速度力量与炫酷景观为诉求 ,如在美国电影中体现为超级英雄片,在中国电影中则以古装奇幻片为代表。在现实类题材电影中,动作场面则往往滑向只适合成年人接受的重口味 。

其实当下中国票房体量最大的头部电影 、甚至是在贺岁档上映的大片 ,其中很多都未必适合未成年人观看,有的失之暴力血腥、惊悚恐怖,有的流于情色暗示、沉重悲情。换言之,或者不够“合家” ,或者不够“欢”。而在古装大片盛极而衰 、风光不再的情况下,如《急先锋》这样大制作的喜剧动作片,尤其是其适合全年龄观众阖家观赏的“合家欢 ”特质 ,使之成为中国电影中难得一见的稀缺物种,既能够在本土市场与进口大片相抗衡、又有足够的实力打入国际市场 。为了提升国际竞争力,《急先锋》在树立中国人正面形象的基础上 ,其国际化的故事相应淡化了民族国家观念、尽量避开了国际政治纷争 、模糊了众多人物的国籍身份,情节中的反派形象(恐怖分子、盗猎分子等)也是当下世界各文明的公敌。也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唐季礼导演对作品的系列化框架构思 ,以成龙来提携新人的“传帮带”设定,才更能显出立意深远。

对于《急先锋》而言,其最可贵之处不仅在于创新 ,更在于“守正”,即恪守喜剧动作片“合家欢 ”的核心特质,有动作而不血腥,有喜剧而不低俗 。在铺陈动作场面紧张刺激的视听效果的同时 ,还要营造整体情节阳光欢乐的轻松氛围,更要确保不出现任何不适合少年儿童接受的内容。这种对于风格基调的明确意识,对于尺度与分寸的精准把握 ,在当下中国电影的商业美学生态中,显得尤为珍贵。

《中国电影报》 作者:索亚斌(中国传媒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