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日剧 > 正文

日剧女皇竹内结子离世,她的死讯之难以接受,谨以此文怀念她

作者:神马电影日期:2020-10-08 分类:日剧

日剧女皇竹内结子离世,我们全部猝不及防 ,以不敢置信的眼神互望,以极度不舍的语气相慰,以充满问号的思绪仰天而叩。而当然 ,其实不怎样看日剧的我,满脑子都是她在电影里的身影 。

悼念一个自己喜欢的人,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回顾我们何以相遇 ,如何交集,人间万千人际网络的一个点,因连结断裂而显得更具意义。我们在点的周围加上唏嘘与咏叹,投射与思念 ,而且还唯恐不够主观,不怕着色再着色,各自粉饰出 ,为她,也是自己度身订造的花环。那个点本因消失而归于无,但我们就是硬生生的不让这发生 ,于是用尽方法,包括在周围加描 、增点,把点扩大为圆 ,为圈,以至再在周边堆砌出各种感性之丘,以至促进它的边缘化掉 ,令它看来更大更广,即使有弄巧成拙之虞,也在所不惜 。

悼念经常是理性退场的举动,当被悼念的人是公众人物 ,她和悼念者的关系也不是彼此相识的朋友,情况便益发尴尬。单轨道、暗中进行的感情投放、形形色色的幻想与美好想像,随时令所有一往无前显得廉价 、可笑。

当感性的浪掷、肆无忌惮的怀念统统因明星的死亡而被默许 ,作为悼念者的我们,犹如脱缰野马,连自己也不知那随时流于滥俗的情绪会飞奔到哪里 ,何时停止,需不需要停止,即使心知要付出损人不利己的代价 。

我初识竹内结子的那一年是2003年荧幕。

之前 ,她演过《午夜凶铃》。在该片惊鸿一瞥的结子,脸上带着婴儿肥,虽然已展露与年纪不相称的较成熟演技 ,但由于戏份实在太少,一出场便遇害,当时可能没有谁太留意她。作为恐怖片或鬼片类型经典,《午夜凶铃》和其他贞子系列的姐妹电影 ,影响后世深远,当无异议 。

对我却其实没有怎样挑起强烈情感,反而因为结子 ,我后来想办法找影带(对,还是录影带年代)重看。我不知有谁会跟我一样,守着最初的感觉倒是:竹内是很适合演恐怖片的演员 ,因为她的美是知性美,符合该类型的女角设定。

在各个徒有美貌的性感女子纷纷遇害后,拥有智商的女主角奋力战胜怪物、鬼魅或变态凶手 。

因此 ,《午夜凶铃》里的她是以其潜力的反面登场,从而对她构成了不合理的压力也说不定。后来读到她讨厌以至害怕演恐怖片的报道,半惊讶半可惜 ,毕竟,03年令我对她一见倾心的那部电影,正是首尾一贯地笼罩着恐怖氛围,十足诡异 ,曾于当时赢得一代奇片的美誉。

那部片子就是《黄泉归来》,死掉的人不知何故复生重返故乡,结果为已接受他们离开的亲人带来二次伤害 。

这样一个故事 ,不仅在当时,即使现在重看,也绝对不落俗套。

而更重要的 ,是影片集合了一群出众的演员——草彅刚 、柴咲幸、长泽雅美、伊东美咲

而竹内结子饰演的女主角,正好就是上述参与知性侦查的女子。

跟设定上就有着相对抽离位置的男主角不同,结子演的角色同时是局内人 ,有逝去的恋人等待复活 。

结子演《黄泉复活》时只有24岁,但已充分展现她的戏路,成熟、稳当而不失俏丽 ,在男伴的身旁,是以知性的刺激与协助与之一起干。

她不是水相的内助型 、贤淑型女星(典型代表是双鱼座黑木华),也不是提供灵感,堪为缪斯的空气女孩(一众日系女星如酒井法子、长泽雅美、有村架纯 、松冈茉优等) ,她是行动型的,有脑袋但不会令男人感到太具威胁,适当时退一步展露一笑 ,男人对她会自动卸下仅余的武装。

日剧好像就是盛产竹内结子、绫濑遥及上户彩等等得到观众普遍喜爱的女星 。看到她们的浅笑轻语,都教人心头一暖。

尤其如此,结子的骤逝更令人心碎。她如琉璃的澄明似冬日的温软 ,欣赏过她作品的人,都会有深刻的印象。犹记得当日早上听到消息时,深深的失落久久不散 ,重温结子的照片,每一个笑容都变成尖刀,就是如此的扎心伤人 ,令人不忍细看 。

由始至终,我都绝对尊重他人对自己生死的选择,也认为人人皆有权了结自己的生命,然而看到美好的生命如此消逝 ,总是令人扼腕不已。祝愿结子冥福,在另一个世界,开展她希望的生活。

我最记得竹内结子的一场戏是在电视剧《没有玫瑰的花店》里面 ,她饰演的扮盲的女主角跟男主香取慎吾的一场戏 。

那段戏里竹内结子主动要男主跟她玩一场在东京的捉迷藏,在捉迷藏的最后,男主没有找到女主 ,女主只好故意被男主发现。

竹内结子饰演的女主从一开始略微失望和少女感十足的撒娇,到看到男主找到她掰落花瓣时一瞬间的震惊,到感动落泪。然后想起自己还要装作盲人强行克制自己的情绪 ,再慢慢摸索到那一片花瓣,继而释放自己的情绪 。对于这样的演员的离去,真是很让人感伤。

令更多人喜欢结子的电影当然是随后的《借着雨点说爱你》 ,同样涉及诡异回归,结子25岁就演活了一子之母,且同时具备婚前和婚后的两种心理状态。

片中她和男主角中村狮童擦出不一样的火花,以至戏假情真 ,两人于一年后共偕连理 。这段婚姻是否始于喜剧而终于悲剧,不同人有不同的看法,但以戏论戏 ,结子演技上的层次几乎得到一致的认可和确定。

也是从那时起,我开始听见对她的赞赏,通常都包括以下这么一句:日本不多既有样子又演技精湛的女星 ,竹内结子就是其中一个。

我身边的人普遍都喜欢竹内结子,我几乎没碰上一个讨厌她的观众 。

我曾经尝试寻找箇中原因,有人曾建议我在《春雪》寻找答案 ,我不置可否,因为一部偶像电影,有大家都喜欢的男主角妻夫木聪 ,当时得令的导演行定勋,后补文青无法抗拒的三岛由纪夫原著改编,实在太多助燃剂,结子真的就是那最突出的因子吗?

人妻、禁断 、悲剧反覆出现的共同元素 ,与其说体现了结子的终极魅力,不如说播下了某种定型的危险种子。

在《午餐女王》之前,我对竹内结子主演的日剧基本缺乏兴趣 ,但后来终于习惯了日式影视的共栖制作,结子也凭电视剧曝光愈多而知名度愈响,反过来推动电影的票房。

推理剧的电影版可以因为她而把主角性别改变(《白色荣光》系列) ,她继续狂踩伦理禁区(怎样也忘不了她演的,雨中的女干探姬川玲子),出入罪案与正常世界 ,女性观众觉得她有股拉大家上升的亲和力,男性观众会视喜欢她为有品味的表现。

曾经有一阵子,没有人会拒绝竹内结子的 ,或者说,她有一种独特的方式 。

她下巴的痣,与其说是销魂,不如说是无时无刻 ,不向你显示她可以有的倔强。

她不是引起性欲或性幻想的对象,她是一个可以拿上桌子,告诉朋友你喜欢她 ,因而赢得某种赞赏目光的女星。

你只要作此宣称,自然会引出同道人,通常会是另一个女孩 ,那么不消说可顺利打开话匣子,彼此之间几乎立即建立起某种互信,并有了之后无尽的话题 。

你当然可批评以上说法充满男性本位的计算 ,但日本影视的而且确是彻彻底底的男权文化操作,所谓女王也根本是欧洲骑士精神的异态投射,谈论竹内结子像谈论任何日本女星一样 ,无法避开这个框架,只能时刻自我意识提点便是。

竹内结子死讯之所以如此难以接受,不全基于我们对她的压倒性偏爱,相当部分也基于她平稳的形象 ,那里里外外透发出来的一身成熟,令我们完全可以想像六、七十岁的她会是何种模样,会用何等雍容的恣态 ,踏上舞台接受官方迟早颁给她的终身成就奖。

她是一个完全可以设想,可以美丽地老去的艺人,年老于她 ,完全不是问题,毕竟就是演不同的母亲吧,廿四岁的母亲 ,一直可演到七十四岁的祖母吧 。

我们一早有心理准备迎接她的转型,期待她跟我们一起老去,像田中绢代 ,像树木希林。

而身为读古书的人,我经常觉得结子如活在魏晋,会是值得《世说新语》记下的人物。魏晋喜欢人物品鉴,《人物志》、《世说新语》这些著作不时会用美学标准把当时人物分等分级 ,对美丽的人儿用上特定的字句,透发出一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审美境界 。

最记得的就是以“颓唐如玉山之将崩”来形容俊男,又有所谓朗朗如日月之入怀;结子的气质 ,在在引诱人用这等美文加诸其上。

可是,她自己选择了死亡,并且是上吊 ,《完全自杀手册》列明最稳妥的自杀方法。

果然,一如其影视形象般稳当,她体现了最后的决心 。抛开已成陈腔的抑郁判断 ,就自觉这一点,已令结子更像魏晋人物,且是心质亮直 ,其仪劲固一系,因而刚者易折,五八竟已凋零。

我最后看结子演出的电视剧是大河剧《真田丸》,她演权倾丰臣家的茶茶。

历史上茶茶的软弱被认为是导致丰臣家灭亡的主因之一 ,但剧集里的结子,把剧本里这个拥抱扭曲之爱的角色演得入木三分。她和真田幸村发展暧昧关系,一早预言两人会在同一天离世 ,在显出神秘命运与心计安排的互渗 。

这个茶茶,既可爱又可怕,既可敬又可恨。她那结合嫉妒 、机智、脆弱、威权和神经质的眼神 ,相信往后好一段时间,将一直深印我心底,即使我接受她离开 ,同时明白到,她从未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