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悬疑电影 > 正文

从时下最热的短剧出走回归传统长剧,这位导演为何这么做?

作者:神马电影日期:2020-09-28 分类:悬疑电影

来源:娱理

从网剧起步,回归到电视剧 ,像是一次逆向行走。

人人都说网络平台在兴起,电视台逐渐没落,网剧一部接一部的成为爆款 ,电视剧的声量逐渐走低,但他却在当年拍了一部高水准的短剧后,选择一猛子扎进了传统电视剧里 。

他就是吕行,《无证之罪》《平凡的荣耀》的导演。

导演吕行

《隐秘的角落》《沉默的真相》接连成为大爆款后 ,2017年的那部《无证之罪》也再次被提及。虽然张东升给了秦昊更高的知名度,但秦昊到现在还是会把当年的《无证之罪》挂在嘴边,“如果没有网剧《无证之罪》 ,我根本就没有底气跟来找我的烂片说‘No’ 。 ”

2017年,全网都在追求流量明星、大IP 、长剧效应的时候,《无证之罪》是网剧市场上一次最为冒险的尝试——当时的短剧市场还不够成熟 ,无论是平台还是观众,都还在慢慢地接受和调整,但即便现实情况如此 ,与《白夜追凶》同档期对打,《无证之罪》也没有输。

拍摄《无证之罪》时,吕行还在北京电影学院攻读博士学位。《无证之罪》引爆网络之后 ,大部分人都以为他还会在悬疑推理剧上继续深耕,结果他接下了一部在电视台播出的职场剧《平凡的荣耀》,而且还选择了去中国传媒大学当老师。

2017年至2020年,是影视行业近年来颇为动荡的三年 ,吕行却过得相对平稳,教师和导演工作兼顾,他说 ,“选择暂时离开网剧,没继续做悬疑短剧,是因为暂时还没有找到新的突破点 。”

“剧作新势力”第4期 ,娱理工作室对谈了这位选择总是异于常人的新人导演吕行,关于他的选择,以及他对于如今正在校园中成长的、属于未来影视行业的中坚力量的看法 ,来听听吧。

《无证之罪》在当年就是一部先锋作品,当时的网剧市场中,犯罪悬疑是主类型 ,但是做短剧的其实很少,基本都是连续单元的故事,以1~2集的体量去破一个案子,如此往下 ,有的可能还会一季一季地做下去。

那时候我们在尝试的,实际上就是在主流题材和类型中找到一些差异化的创新 。悬疑短剧在规格上、播出方式上更像欧美或者日韩的短剧集,创新是有风险的 ,那时候谁都不知道结果是什么样的。

结果,《无证之罪》就成了当年的爆款作品之一。

《无证之罪》剧照,秦昊

确实经常有人问我 ,为什么不趁热打铁?为什么不继续再在这个题材上发力一下?尤其是今年有一批短剧出来之后,这样的问题更多了 。

我当然会有继续创作这一类型内容的冲动,本身我如果作为观众来讲 ,自己就很喜欢这一类型的剧,我也还在找合适的机会,合适的题材和角度 ,我确实还是挺想做短剧的,包括今年也看到一些影视公司和平台都发布了自己的储备项目。

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现在依旧不是悬疑短剧市场完全成熟的时候,它依旧有优势 ,也有劣势。

从2017年到现在,三年的时间,终于又有了几部短剧和观众见面 。其实在当年 ,大伙就都在讨论,说做短剧这好那好,但是真正在做的人还是很少 ,不然也不至于让观众一下就等了三年。

根据紫金陈小说改编的三部悬疑短剧

若论数量和体量,在整个电视剧市场上,短剧所占比重都非常小 ,主要原因就是盈利率太低——一家影视公司投入了一席,它肯定希望能够尽可能的多赚钱,这是商业逻辑 ,从这个点去考虑是否投资做一部作品也正常。

今年播出了几部短剧以后,大伙又都开始说要做短剧,但是我觉得可以观望一下,这些项目最终能和观众见面的有多少?或许在被资金考验的时候 ,很多项目都是禁不住考验的 。

我也不是说就再也不做网剧了,目前也有在开发的项目,也有在创作的剧本 ,但是当年那次网剧尝试之后,我觉得可能是我自己的问题,这几年并没有找到好的 、新的突破点 ,现在的网剧也是一种主流产品了,主流产品的创作就需要有很多注意的地方,没有以前那么自由了。

《无证之罪》剧照 ,宁理

从我的感受来讲,并不觉得网剧和卫视上播出的电视剧差异有多大,传播媒介的不同可以让网剧的单集时长更自由 ,但是电视剧就必须卡在41分半正负15秒的时长里。

从内容层面来讲,卫视播出的剧集是一个长叙事,它会要求你在一个较长的时间里,不断地用各种各样的点去吸引观众。我已经做过短剧了 ,从这个角度来看,让观众在一段时间里,能有兴趣不断地去看到这个故事中人物的成长 ,对我来说也是一种新的挑战 。

《平凡的荣耀》是对职场剧的一种挑战,没有爱情线的设定,更是对传统电视剧的主流女性受众的挑战。

大部分职业剧的创新方向有两个:一个就是找新的职业背景 ,另外就在男女主的爱情线上做新的突破,所以观众看到了各行各业的故事,也看到了各种各样的情感、爱情关系。

《平凡的荣耀》剧照 ,赵又廷、白敬亭

在做《平凡的荣耀》之前,我也去研究了一些职场剧,我发现他们会为了戏剧性的考虑写一些并没有那么多足够细节支撑的事件 ,所以观众看上去就觉得剧情没有那么真实 。这也是比较麻烦的一点,因为每一个观众在意的事件可能是不一样的,每个人的真实感来自于何处也是不一样的。

我不敢说《平凡的荣耀》就是100%的真实,但至少我们在做剧本的时候 ,会从真实的案例里提炼出大量的细节去支撑,至少让观众在观感上不会出现太大的偏差。

现实主义向的作品会更考验编剧的能力,不靠那些戏剧化的东西去吸引观众 ,就是一个很大的难题,因为我们的现实生活里,其实并没有那么多Drama ,编剧需要在现实真实和戏剧真实中找到那个平衡点 。

因为现实真实的东西放在戏剧真实里并不一定成立,但为了戏剧真实就不考虑现实真实,也会有问题 ,这是一个比短剧创作更难的事情。

《平凡的荣耀》剧照,赵又廷、白敬亭

短剧创作一般都会有一个核心的概念,围绕着这个点不断去做 ,在12集的体量里基本可以完成,但如果是长剧,就要靠长叙事去吸引观众,故事围绕的主题容量也被拉大很多 ,就需要更多的起承转合,要更为复杂一些。

现在有一些长剧被观众诟病的原因在于,创作者们习惯用一些常见 、通用、有效的戏剧梗去给观众看 ,时间长了之后,观众会有逆反心理的 。

《平凡的荣耀》剧照,魏大勋

想做一部没有爱情线的职场剧 ,其实是我们大伙一起做这部剧一开始就定下来的,算是一个目标吧,这个目标定下来之后 ,我们也就没有再犹豫过了。

在这部剧中,我更希望把职场当中的日常生活展示给大家。当然,职场里有没有谈恋爱的呢?肯定有 ,每个职场里或多或少都会有 。但是,我们觉得确实已经有很多电视剧在展现职场当中的爱情了,所以对于我们而言,我们更想展示的是同事之间的情谊。

同期进入到某一个集团时 ,这些新人同事之间的情谊,和领导之间的师徒情谊,或者是兄弟之情等等。我也一直在强调《平凡的荣耀》没有爱情线 ,但并不是没有感情线。我认为在众多情感中,值得被歌颂的,并不是只有爱情的美好 。

《平凡的荣耀》剧照 ,魏大勋、白敬亭 、乔欣等

刚上大学那会儿,课余时间去剧组工作,都是从场记 ,最基础的工作干起,但是我的领导就像是温柔版的吴恪之,或者更像林经理。我在剧组中学到更多的 ,还是如何与其他人相处,甚至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领导也都会告诉我。

我家里人就是从事相关行业的,我小时候就在剧组里呆过 ,那种环境对我来说,是从小就耳濡目染的 。和一般的职场不同,剧组更像是一个帮派或者江湖。

你的工作伙伴会有一起工作过很久的 ,也会有你第一次接触的,不同工种,不同部门......各种文化层次的人都会有 ,大家很密集地一起去工作,任何一个人的错误,都可能是别人为你买单。

《平凡的荣耀》剧照 ,白敬亭

我之前也在影视公司上过班,当时的职位是创意总监,管责编和策划 ,审读剧本 。每个礼拜都有好多剧本拿过来,我带着责编去审读,然后跟着编剧导演开会。

那段工作没有持续太久,但是有了那段工作经历之后 ,我现在再和甲方一起工作,心态都会不一样了,甚至更能体会到他们的焦虑。

在学校当老师又是我的另一种状态 ,我在学校带本科生,是班主任 。当年我们本科毕业的时候,电影、电视剧、电视电影 ,就这三个,剩下就是广告 、专题片、宣传片。但是现在,市面上有微电影、网大 、网剧 ,网络平台的爆发给他们提供了几何倍数增长的创作空间。

像我们那个时候要很扎扎实实地做场记、副导演、执行导演,甚至B组导演 、联合导演之类的才能做导演 。但是现在的年轻人,可能毕业之后有1~2个合适的机会 ,马上就可以成为导演了。

他们成长得很快,但是在这个过程里,他们有没有养成足够良好的工作习惯?对于整个工作流程的熟悉,对于一部作品的判断是否达到了导演应该具备的水准?实际上都是要打一个问号的。

《平凡的荣耀》剧照 ,白敬亭

机会到了,现在的学生们和过去相比也会浮躁一些,影视行业对于技术的要求还是挺高的。做导演从理论上来说 ,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只要有人愿意给你投,有人愿意跟你一起拍 ,那就行了 。但是,如果想把一部戏拍好,能打动观众 ,其实是没有那么容易的。

就好像《无证之罪》在短剧的篇幅中,叙事的形式是依据内容来决定的,风格要求更强烈 ,它给了你空间去塑造李丰田这样的人,但是《平凡的荣耀》就是把内容限定在那里,就要求你不能用夸张的方式和手法去表现,怎么把这些人的日常生活拍的富有戏剧性、有感染力 ,也是我这次给自己的课题。

《平凡的荣耀》即将收官了,接下来的两部作品依旧是电视剧,至于什么时候再回到短剧的创作 ,我也还在等一个足够惊喜的内容和一个机会 。

《平凡的荣耀》剧照,赵又廷